蒙特卡罗登录网站

蒙特卡罗登录网站

诗心浸透家国情

【】 【2020-07-31】 【四川政协报】

中国古诗,大多缘起于情。爱情、亲情、友情在古诗中有着最广泛的体现。然而我更喜欢吟诵那些浸透着家国情的古诗。诗中没有哀婉、纤丽之姿态,没有销魂、断肠的缠绵,有的是激越、雄浑和磅礴之气势,使其作者形象数千年之后依然充满血气、栩栩如生。

前几天,朋友相约去浣花溪公园,说是园内新添一组古诗碑林,很有诗意韵味。我们漫步在浣花溪畔,但见高楠绿桂、青松红蕖,清碧的溪流洇润得花草葱郁、林木茂盛,当年杜甫茅屋的周边更是高楼林立,繁花似锦。我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杜甫那句著名的诗句: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!风雨不动安如山。”正是此诗,拨动了时代的脉搏,让忧念天下苍生之情升华为家国情。

杜甫一生大多数时间都在穷困潦倒、颠沛流离中度过。为躲避安史之乱,他辗转来到成都,在这浣花溪畔搭建了几间茅屋,居住了近4年时间,创作了240多首诗歌。那首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,是诗人目睹怒号的狂风卷走了屋顶的茅草而发出的呐喊。尽管他在诗中不禁感叹身世漂泊、世道艰辛,但他仍然由己及人,希望“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,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”,可见其心胸广阔,精神境界高山仰止。

同样在这浣花溪畔,800多年前,陆游也曾寄居于此。那是南宋淳熙三年,他被免去参议官后来到成都,虽居住时间短,但却留下了一首传诵至今的诗《病起书怀》:“病骨支离纱帽宽,孤臣万里客江干。位卑未敢忘忧国,事定犹须待阖棺。天地神灵扶庙社,京华父老望和銮。出师一表通今古,夜半挑灯更细看。”陆游,这个离京城千里之外的寒素之士,病中仍不忘以诗明志,自警自励,为国担当。

陆游生于宋徽宗宣和七年,虽然出身于书香门第,但从小饱尝故土沦陷之苦。因而,他一生留下的近万首诗作中,有一半是抒写家国情怀的。特别是他临终前写的那首绝笔《示儿》:“死去元知万事空,但悲不见九州同,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无忘告乃翁。”至今读来都令人深深撼动,可谓唱出了那个时代爱国主义的最强音。

中国讲究文以载道,诗言志。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,诗人的风骨往往突显在国难、乱离之中。历代不少诗人都写有一些忧国忧民的诗篇,气节和家国情怀成为评定诗人诗篇的一个重要准则。

宋祥兴元年,南宋宰相文天祥经过多年抵抗终被元军所俘。次年囚禁船过零丁洋时,元军统帅张弘范予以纸墨,逼迫文天祥写信劝降在崖山一带坚持固守的抗元名臣张世杰、陆秀夫等人。文天祥沉默稍许,提笔挥就一首永垂千古的述志诗《过零丁洋》,其中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一句,慷慨激昂、掷地有声,以磅礴的气势、高昂的语调,表现了诗人的爱国热情和视死如归的高风亮节,成为轰动天地的旷世绝响,千古不灭。

历史虽然已经走远,但历史上那些著名的人物依然闪烁在眼前,他们那以诗明志的家国情怀仍然是激励后人的一种精神力量。

我曾经站在虎门炮台上,远望着珠江的出海口,眼前闪现的是当年林则徐虎门销烟的英雄壮举。道光皇帝任命他为钦差大臣赴广州禁烟。离京前,林则徐去探望病中老师沈维鐈时说:“死生命也,成败天也,苟利社稷,敢不竭股肱以为门墙辱?”大有孔夫子“知其不可为而为之”的悲壮。而他在禁烟失败、充军伊犁前所作《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》诗中说,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,表现出深深的家国情怀。

展开古诗文的浩瀚长卷,我们读到的不少诗,都充满了个人前途与国家命运的同频共振。相信华夏儿女会在这些诗的激励下,凝聚共识、心怀家国,最终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。

(钱声广)

0

蒙特卡罗登录网站

X
选择其他平台 >>
分享到